歷史探密/史上唯一擁有5個都城的王朝 竟亡於一種鳥?

http://www.nownews.com/n/2015/07/02/1732393/3

 

 

在中國波瀾壯闊的歷史長卷中,曾有一個搏擊長空的鷹之族扶搖而起,又神秘消失,這就是契丹。契丹的本意是『鑌鐵』,也就是堅固的意思,象徵這個民族頑強的意志和堅不可摧的精神。契丹民族是鮮卑族衍化出來的一支,過著逐水草而居的遊牧生活。早在1400多年前,契丹作為一個中國北方民族就已經出現在《魏書》中。

根據頭條網報導,他們兵強馬壯,驍勇善戰,一位名叫耶律阿保機的部落首領統一了契丹各部,於916年建立了契丹國,947年改國號為大遼。大遼王朝最強盛的時期,曾經雄霸中國半壁江山。契丹王朝在中國北部持續存在了200多年,歷經9代帝王,與宋朝形成南北對峙的格局,其疆域是趙宋王朝的兩倍。

遼宋形成南北對峙期間,中原地區通往西方的絲綢之路被阻斷,以至亞歐大陸的中西部國家誤以為整個中國都在契丹的統治之下。於是,契丹成了全中國的代稱,馬可•波羅在他的遊記中第一次向西方介紹東方時,就以契丹來命名中國。時至今日,在斯拉夫語國家中,仍然稱中國為『契丹』。

『馬牛到處即為家,一卓穹盧數乘車。千里山川無土著,四時畋獵是生涯。酪漿膻肉誇稀品,貂錦羊裘擅物華。種類益繁人自足,天數安逸在幽遐。』北宋著名文學家、史學家蘇頌曾出使遼國,返國後他寫下傳頌至今的《契丹帳》,生動地描繪了北國風光和契丹人豪放的遊牧生活。

中國歷史上唯一同時擁有5個都城的王朝竟亡于一種鳥?

契丹王朝是世界歷史上唯一同時擁有五個都城的王朝,其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,在廣闊的領土上,設置了五個都城,以這五點為中心,輻射出一張牢固的統治網。

這五個都城分別是:上京臨潢府、中京大定府、東京遼陽府(天顯三年(929年)稱南京,天顯十三年(939年)改稱東京)、南京析津府、西京大同府。

遼上京位於今天赤峰市巴林左旗林東鎮南,城址位於群山環抱的遼闊的沖積平原上,東南有白音戈洛河縈繞。這裡是契丹王朝的龍興之地,初名皇都,後更名為上京,設立臨潢府,以此作為王朝的政治中心。

在赤峰寧城境內,有一座大明城(又稱大名城)遺址。這座位於老哈河衝積平原上的古城遺址,就是契丹王朝中京大定府的故址。中京建城之後,王朝的統治中心就從上京南移至這裡。

東京遼陽府,在今天遼寧遼陽境內。初為『南京』,經過多年的向南擴展領土,原本的『南京』也並不『南』了。於是遼陽府更名為東京,把南京的名號讓給了燕京(今北京)。

契丹的南京,始稱『幽都府』,後改稱『析津府』,位於今天北京西,是五個都城中規模最大、皇城建築最豪華、人口最多的都城。五京之中,西京大同府的建立時間最晚,是遼興宗重熙十三年(1044年)改雲州為大同府而成的。

海東青引發的戰爭

契丹創立的遼國亡於一種鳥:海東青。海東青是遼國對一種鷹鶻的稱謂。牠凶猛異常,能高飛而且速度極快。葉子奇《草木子•雜俎篇》中稱牠們『善捕天鵝,飛放時,旋風羊角而上,直入雲際,能得頭鵝者』。

據史料記載,在唐朝時,海東青已經是北方少數民族奉獻給中原王朝的名貴貢品。遼國建立以前,同為北方少數民族的女真與契丹相處得還比較和睦。但是自從契丹人建立遼國後,便開始對女真人進行剝削,遼帝每年都要派人到女真等部落去捕捉或索要海東青,用於捕捉天鵝。

遼天祚帝昏庸殘暴,治國無方,導致民怨四起。面對即將崩塌的帝國大廈,天祚帝不僅毫無察覺,依舊日夜玩樂。據史料記載,天祚帝愛好打獵,出獵時喜歡讓海東青和獵犬緊緊相隨,而且天祚帝對進貢的海東青要求尤為苛刻。

遼國每年都強迫生女真進貢海東青,但海東青極難捕獲,給生女真諸部帶來了極大的負擔。遼國對於海東青的無理要求成了女真人起兵伐遼的一個重要導火線。

戰火首先在五國部燃起,而逐漸強大的生女真完顏部協助遼軍襲擊五國部取得了遼國的信任,完顏部落的首領完顏阿骨打藉此不斷擴大完顏部的力量,並逐漸一統女真各部。終於,羽翼漸豐的完顏阿骨打於1114年率諸將召集所徵諸路精兵2500人,會合於來流水(今吉林拉林河)南岸,舉行歷史上著名的來流水誓師,率領軍隊向遼國發起進攻。

在決定女真與契丹命運的『護步達岡之戰』中,女真以2萬軍隊擊敗遼國的70萬大軍,『海東青戰爭』的結局以遼國的滅亡和金國的建立而告終。

中國歷史上唯一同時擁有5個都城的王朝竟亡于一種鳥?

集體失蹤之謎

金滅遼後,一部分倖存的契丹人在皇室成員耶律大石的帶領下被迫向西遷移,在今天新疆和中亞地區建立了西遼,又稱哈剌契丹國。這個帝國也一度強盛,但最終又被成吉思汗的蒙古大軍所滅。之後,契丹的殘餘勢力又在今天的伊朗南部建立了起兒漫王朝,但不久還是在黃沙彌漫的異國他鄉銷聲匿跡了。

時至今日,在大陸的56個民族中,已沒有當年煊赫一時的契丹族。遼國滅亡時尚擁有數百萬之眾,人們不禁要問:這麼多的契丹人哪裡去了?

一門新興的技術為解開這個千古懸案帶來了希望。縱然歷史已被遺忘,文字已經失傳,語言已經改變,在契丹後裔的血液裡,總還會有一種記憶在流淌——基因。現在,考古學家要用新興的DNA技術來喚醒這份最後的記憶。

專家們先在四川樂山取到了契丹女屍的腕骨;從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取到了有墓誌為證的契丹人牙齒、頭骨;在雲南保山、施甸等地採集到『本人』的血樣;從內蒙古自治區莫力達瓦旗和其他幾個旗和縣提取到了達斡爾、鄂溫克、蒙古族和漢族等人群的血樣。在完成古標本的牙髓和骨髓中用矽法提取的線粒體DNA可變區比較後,他們終於得出了準確的結論:達斡爾族與契丹有最近的遺傳關係,為契丹人後裔;而雲南『本人』與達斡爾族有相似的父系起源,很可能是蒙古軍隊中契丹官兵的後裔。

根據這次測定結果,結合史料,歷史學家們終於找到了契丹人的下落:元代蒙古人建立橫跨歐亞大陸的蒙古帝國時,連年征戰,頻繁徵兵,能徵善戰的契丹族人被徵招殆盡,分散到了各地。他們有的保持了較大的族群,如達斡爾族,作為民族續存保留下來;有的則被當地人同化,作為『分子意義上的後裔』零星分佈在各地。

中國歷史上唯一同時擁有5個都城的王朝竟亡于一種鳥?

 

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6%8A%A4%E6%AD%A5%E8%BE%BE%E5%86%88%E4%B9%8B%E6%88%98

護步達岡之戰[編輯]

 
 
護步達岡之戰
遼金戰爭
日期: 1115年
地點: 護步達岡(今黑龍江省五常市西)
結果: 金國勝利
參戰方
遼國 金國
指揮官和領導者
耶律延禧
蕭特末
蕭察剌
完顏阿骨打
兵力
700,000 20,000
傷亡與損失
傷亡慘重 不明

護步達岡之戰金國收國元年、遼國天慶五年(1115年)發生的一場戰役,金軍以少勝多擊敗遼的戰役,金太祖抓住有力戰機,追擊遼軍於護步答岡(今黑龍江省五常市西),重創遼軍主力,金軍由抗遼走向滅遼。

 

 

背景[編輯]

天慶四年(1114年),女真完顏部都勃極烈完顏阿骨打起兵反遼,先後經過寧江州之戰寧江州在今吉林扶餘北伯都納古城)、出河店之戰(出河店在今黑龍江省肇源西南)兩次勝利。次年正月壬申,完顏阿骨打稱帝,建金國,又在達魯古城之戰中以少勝多擊敗遼軍,農曆九月完顏阿骨打親率大軍攻占黃龍府(今吉林農安)。遼金談判,金國表示如果遼國遣返阿疏等叛徒就能停戰。粘罕兀朮等得到指示,對遼國明為卑哀之辭,實欲求戰。完顏阿骨打看到遼國書信中有「女直作過,大軍翦除」的話,就聚集女真人,仰天假哭說:「始與汝等起兵,蓋苦契丹殘忍,欲自立國。今主上新征,奈何?非人死戰,莫能當也。不殺我一族,汝等迎降,轉禍為福。」大家表示;「事已到此,惟命是從。」[1]

另一方面,當年二月,饒州渤海國後裔古欲自稱為王,遼派兵攻打招降,數次才將其捕獲,因此也延期了對金兵親征的期限。

過程[編輯]

遼軍部署[編輯]

天祚帝原本調動了一支軍隊支援黃龍府,結果遼軍內訌,不但沒有成功圍剿金兵,反而牽扯了遼國的精力。到十一月天祚帝得知黃龍府淪陷,大驚失色,決意親征。

天祚帝親率70萬軍隊到駝門,又派附馬蕭特末林牙蕭察剌等率5萬騎兵、40萬步兵到斡鄰濼(今吉林省大安市南查干泡),分進合擊。十二月己亥,完顏阿骨打親率2萬騎兵進至爻刺,與諸將開會。大家認為:「遼兵號七十萬,其鋒未易當。吾軍遠來。人馬疲乏,宜駐於此,深溝高壘以待。」完顏阿骨打同意,丁未日遣完顏迪古乃完顏銀術可鎮達魯古城(今吉林省扶餘西北土城子),自留爻刺築壘。

遼國內亂[編輯]

十二月乙巳日,耶律張家奴叛亂,這打亂了天祚帝的計劃,遼軍回撤。丁未日金太祖得知消息,到熟結濼,戊申日,大家建議趁機追擊遼軍,金太祖說:「敵來不迎戰,去而追之,欲以此為勇邪?」眾皆悚愧,願意為太祖效勞。金太祖又說「誠欲追敵,約齎以往,無事餫饋。若破敵,何求不得。」

金軍追擊[編輯]

金軍追擊遼軍至護步答岡,由於金軍只有2萬,金太祖表示:「彼眾我寡,兵不可分。視其中軍最堅,遼主必在焉。敗其中軍,可以得志。」金軍右翼兵攻遼中軍,又集合左翼合擊,遼軍大潰,橫屍百餘里,金軍輿輦帟幄兵械軍資寶物馬牛無數。蕭特末等焚營遁去。來谷撒喝攻克開州,婆盧火下特鄰城,辭里罕投降。[2]

天祚帝棄軍而逃,一晝夜疾行500里,退回長春州(今吉林大安東南他虎城)。

點評[編輯]

解放軍報認為,金國軍隊實行「畫灰而議」和「會議而議」的軍事民主制,軍官們「相圍而坐」,就著沙地上撒下的柴灰「隨畫隨議,備陳其策」,最後由最高指揮官擇善而定;然後「同飲合舞,上下各無猜忌」。這次採納大將軍宗雄「強敵在前,如坐守防禦必被包圍」的意見,定下了集中兵力,主動出擊,「出其不意包抄遼軍中路主力」的決策,終於大獲全勝。 其次金太祖假意讓士兵獻出自己,這一舉動使將士們「無不聞之泣下」,信心、勇氣倍增。

金軍原本沿用部族打獵時的組織形式。後來金軍逐步創建了「伍什進位」的實戰編制,即「伍什百皆有長:伍長擊柝(類似打更的梆子),什長執旗,百長挾鼓,千人將則旗鼓悉備。」還制定了嚴厲的戰時獎懲制度。這種編制和機制,把能騎善射的女真騎兵組織成為了一支具有強大凝聚力、協調力和衝擊力的戰鬥群體,創造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戰爭奇觀。[3]

達達藝術DaDa 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