體驗人生才能遇見更美好的自己

很久以前看的一篇文章,一直記到今天,也感動到今天,文章寫的是一個法國郵差每天生活的瑣事。他早上送信,中午以後是自己的時間,可以悠閒地去看場電影,或懶洋洋地躺在河堤邊曬太陽,可能只是毫無目的地漫步在街頭,看看路邊的花草和行人。

 

文章中最讓我訝異的一句話是:「由於擁有充分的閒暇,郵差是法國人最嚮往的行業之一!」

 

想想「法國郵差的生活」,可能只要過一個禮拜,就會覺得自己「一無是處,天下一大廢人」,有哪個台灣人會立志將來要當一個法國郵差?會嚮往法國郵差的生活?

 

最近在Cimemax看了一部英國電影《歡唱愛爾蘭》(The Boys & Girls From County Clare2003),看了以後很有感觸。片子描述兩個分居兩地、各有心結的兄弟,分別組織一個樂團,前往某小鎮參加一年一度的音樂比賽。比賽的場地很遠,樂團成員必須擠進一輛破爛的小巴士,一路顛顛簸簸78個小時,參加的是一場沒有獎金、沒有媒體、沒有觀眾,只有4個年邁、一臉嚴肅裁判的比賽。最後的頒獎,所有參賽隊伍(十幾隊,百人左右)群聚一堂,優勝者唯一得到的是一座獎杯。

 

好像不太有意義的比賽。可是他們年復一年參賽,每個人都樂在其中。再看這些團員,有老有少、有男有女,都是業餘,絕大部分屬於「沒錢人」。照我們的觀點,他們應該是為生活掙扎的一群藍領階級,日日要為「賺錢」所苦。可是呢,他們定時聚會練習。每次聚會大家一邊練、一邊聊、一邊喝啤酒、一邊抽箊,嘻哈談笑,好不愉快。

 

為什麼我們不能?

 

我不是說參加音樂比賽,例如,我從小喜歡打棒球,到今天都想組織一個棒球隊,一夥人利用週六、週日練習,每年有幾天到某地,參加一場什麼都沒有的比賽。隊伍或許不多,但是每個球員贏球的企圖心,不輸世界杯大賽。

 

賽後所有隊伍在一家餐廳會餐,輸的要喝杯酒相互鼓勵一番,也可能私下罵幾句失誤的隊友;贏了那更要大喝兩三杯慶祝,大聲向對手嗆聲,並相互偷偷挖角、相約明年再來。這場景,不就像《歡唱愛爾蘭》中的一幕?

 

實現這個夢想,要花多少錢?

 

我們不是不能,而是沒這種心境,就好像我們絕不會從小立志當「法國郵差」。回想起來,在國外求學那兩年,每到聖誕夜、萬聖節,或什麼特別日子,都看到國外的男男女女、夫夫妻妻們開派對,偶爾瞧見他們派隊的相片,個個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,飲酒、跳舞、打牌、暢談…,那不就是生活?

 

再回頭看看我們的生活、我們周遭的親朋好友,哪對夫妻有這種雅興?有多少人平日是忙得馬不停蹄、假日是累得睡到中午?打球、跳舞…,去他個,誰有這種雅興?不信試試,找一群4050歲的上班族,每週固定聚會打棒球,誰不把你當瘋子?

 

就算你有這種心境,也很難找到志同道合的一群人。即使找到了,練不了5次張三就要請假、李四要出差、王五要出國…。

 

唉,即使是假日,也很難把大家湊在一起。

 

為什麼?因為在我們眼裡,工作永遠重於休閒!

 

縱然有一點心情去休閒,但只要與工作相衝突,誰會捨去工作而屈就休閒?我們給自己的壓力太大,我們想要的太多,生活得太嚴肅、太沉重!

 

有意義的生活是什麼?

 

假如是學生,就要做一些對「考試、增進潛力」有幫助的事。假如在就業,就要做一些對「晉升、賺錢」有幫助的事。只要沒幫助,就是不知上進、不務正業。忙碌、賺錢、高升、證明自己高人一等、證明自己比別人有用…,才是我們認為有意義的人生。

 

凡是對有意義人生沒助益的事,第一我們不屑去做,實在被逼得不得不做,做不到3天,我們就開始懷憂喪志,失去工作的意願。

 

工作是為了生活,但生活不是為了工作。生活應該是人生的各種體驗與學習,是有閒暇去感受周遭可愛有趣的事物,是有時間去做自己喜愛做的事,是能夠「自在、從容、怡然自得」的過日子。

 

體驗人生才能遇見更美好的自己

 

在電影《情定托斯卡尼》(Shadows In The Sun2006)當中,任職於出版社的男主角傑若米,奉老闆之命,前往義大利托斯卡尼,勸說已經棄筆20年,過著隱居生活的老作家威登重啟塵封已久的打字機。傑若米使出纏字訣,和威登周旋。

 

一天,兩人走在鄉間小路。威登有感而發:「好,我們談的是體驗。如果你要描寫打鬥場面,真的打過架是會有幫助的。」

 

他轉頭問傑若米:「你有沒有打過架?」

 

傑若米答道:「沒有。最接近的一次,就是那天被揍鼻子。」

 

威登不以為然,推了傑若米一下,說:「真可悲。如果要你描寫一個人被揍肚子,怎麼辦?」

 

「我會用我的想像力,」立志寫書,也一直嘗試的傑若米說。

 

「好,試試看。告訴我那是什麼滋味。」「我會痛得彎下腰,喘不過氣。」

 

威登「嗯」了一聲,「還有呢?」「我不知道。」

 

威登攤開雙手,乾笑兩聲,一記重拳猛然往傑若米肚子招呼過去。傑若米痛得抱肚彎腰,蹲在地上。

 

人生由無數體驗構成

 

威登好整以暇,自顧自說起話來。「好,彎腰喘氣是真的。但是你的肚子也會熱得像火鍋。你的頭如雷作響。腳站不住,眼淚直流。」他瞄了一眼傑若米。

 

「對了,還掛著一條鼻涕。你覺得自己永遠無法呼吸。然後你的肺又吸入新鮮的空氣。」

 

威登戴起墨鏡:「這才是體驗。」

 

人生,由無數的經驗片段構成。每過一天,多多少少多了一些體驗。我們從失敗的經驗,也從成功的經驗學習。日積月累,我們懂得趨吉避凶之道。結果,在經驗累增和曾經燒傷多次的同時,我們放慢腳步,不再跌跌撞撞嘗試新奇事物。日子在不知不覺中變得一成不變,我們自甘於過著差強人意,卻絕對安穩的生活。於是人生的路子愈走愈窄。

 

知名聾啞作家、教育家與演說家海倫凱勒說:「許多人對本身狹隘經驗範疇以外的事物,所知無幾。他們反觀自身--卻什麼都找不到!於是他們做成結論,相信身外的世界什麼都沒有。」「坐井觀天」形容的就是指這種人。

 

創意和創新專家及職業演說家夏畢洛在新作《今天!就過你想要的生活》(Goal-Free Living)中,鼓吹「體驗式的生活」:「出去探險,嘗試新鮮事物,認識新朋友--經由每一次的經驗,過你的生活。」

 

犯錯是發現的入口

 

夏畢洛建議,不妨把生活看成是沒有規劃和難以預測的旅行,任由內心的羅盤引領,學習跟著激情走,走向景色優美、蜿蜒曲折的鄉間小路,即使繞了個錯誤的大彎,也不要懊惱。他說:「走進彎路並沒有什麼不好。看起來好像錯誤的每一次轉彎,其實是學習和嘗試新經驗的好機會。」換句話說,「每一道彎路都是一次新的體驗」。

 

這讓人想起19世紀偉大雕塑家羅丹的話:「只要你能聰明地運用經驗,沒有什麼事情是浪費時間的。」

 

愛爾蘭小說家喬伊斯也說得好:「人犯的錯,是通往發現的入口。」

 

因此,我們不但要爬出井底,更要想方設法擴展體驗的廣度。這些體驗,有些走得順利快意,有些跌得鼻青臉腫。但是英國作家巴特勒告訴我們:「不要學著做事,要從做事中學習。不要跌倒在特別處理過的平地,要嘛就重重摔倒在崎嶇不平的路上。」

 

英特爾公司的前資訊長布希接受夏畢洛訪問時說:「我一直故意試著非做不可的一件事,是渴望獲得寬廣的體驗光譜。」

 

他把生活看成一條光譜。「在光譜的一端,穿著正式禮服,出席大飯店的頒獎典禮,我樂在其中,...,在光譜的另一端,泛舟旅途中,隨便找塊泥巴地鑽進睡袋,我也樂在其中。」

 

布希相信,寬廣的體驗,讓他懂得感恩:「要不是你曾有過一晚,睡在雨中凍得要死的睡袋,你就不會感激能有自己的床可睡。…同樣的,要不是你曾有一天早上4點起床趕飛機,前往某地發表演說,你不會感激睡在又冷又濕的睡袋中。你會覺得,睡睡袋是再幸福不過的事。」

 

這條光譜,是布希工作哲學的一部分,所以他樂於和企業執行長坐下來,坦誠討論企業策略,也樂意幫忙搬移箱子,騰出辦公隔間給某人使用,或者坐下來寫程式。寬廣的體驗,讓布希對人生有了新的體會:「我做的事,不比其他任何人重要。其實,負責接電話和解決顧客問題的客戶服務員,可能比我重要。」

 

體驗如播種等待收成

 

更重要的是,夏畢洛認為,人生豐富的體驗,有如一棵樹散播許多種子,並不知道或關心哪些種子會發芽成長。

 

所以「我們也需要散播許多可能性的種子,不必煩惱哪些種子會萌芽茁壯。我們只知道其中有些肯定會」。

 

在成長的過程中,我們終究必須走出習以為常的安樂窩。經驗不嫌多,也沒有完整的一天。

 

每一次的新經驗,都會在內心埋下一股潛伏的力量蓄勢待發,就像在意識深處張起巨大的蛛蜘網,等著捕捉每一顆懸浮的粒子。

 

夏畢洛保證,經由體驗式的生活,你會即時遇到該走的路。

 

一記重拳,也許就能在我們的夢想之路上,前往推進一大步。



達達藝術DaDa 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