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李愬雪夜入蔡州》曾入選中學課本,這段故事因而家喻戶曉。這是一場經典而精彩的突襲行動,類似於武術中的「黑虎掏心」,一招既出,就致敵於死地。

 

不為人知的是,為了這場耗時僅一晝夜,乾淨利落的 「斬首」行動,李愬不聲不響扎紮實實做了一年功課,而且頂著巨大的輿論壓力,終於憋出一記大招,下了盤完美的大棋。

「始如處女,敵人開戶;後如脫兔,敵不及拒。」夜襲蔡州之戰,生動地詮釋了《孫子兵法》中關於「動靜轉換」的理論。而李愬在一年中的隱忍、堅定與自信,與「戰國四大名將」之一李牧的代北滅匈奴之戰驚人相似。代北一戰,匈奴十多年不敢靠近趙國邊境;蔡州戰後,各藩鎮聞風喪膽,紛紛上表歸順朝廷,唐軍乘勝討平各路割據勢力,竟在唐憲宗時期實現了短暫的統一,史稱「元和中興」。

僅憑此一戰,李愬就足以不朽。

 

名將之後,主動請纓

蔡州(今河南汝南縣)是淮西節度使吳少陽父子經營多年的老巢。吳少陽死後,其子吳元濟違反組織紀律,不報請中央批准就擅自子承父業做起了土皇帝。

淮西地外江淮要衝,控制著江南物資向中原轉運的樞紐,朝廷的錢糧從這兒路過,吳家父子總要找點名堂明搶暗偷揩點油,因而錢多糧足,富的流油,在「有奶就是娘,有槍便是草頭王」的晚唐時期,淮西很自然地成了各個藩鎮中「帶頭大哥」。

攻克蔡州形勢圖

唐憲宗繼位後,在名相武元衡、裴度支持下,決心解決藩鎮問題。吳元濟見勢不妙,急忙串通淄青鎮李師道﹑成德鎮王承宗等武力拒統,並派刺客到京城刺殺了武元衡,刺傷裴度。

吳元濟本以為這樣能嚇唬住朝廷,不料憲宗李純跟裴度都是一根筋,撕破臉後直接開打,而且裴度輕傷不下火線,以宰相之尊親自到前線督戰。

但一交手才發現,藩鎮之所以敢不聽話是有資本的,中央軍竟然干不過地頭蛇,屢遭敗績。圍攻淮西的三路大軍,南北兩路表現尚可,但西路軍被打得落花流水。連著打了兩三年,戰局仍然膠著不明。

元和十一年(公元816年),唐軍暫時停止了對成德等鎮的用兵,決定集中兵力先收拾淮西。在李愬主動請求下,憲宗任命他為西路軍主將。

李愬字元直,是唐朝名將西平郡王李晟之子。但將士們失望地發現,與他爹當年的八面威風相比,這位剛上任的「將二代」竟然懦弱的有些窩囊,公然在軍中揚言:

皇上知道我這個人臉皮厚能受氣,所以派我來維穩,只要不出事就行,至於打仗,那不是我考慮的事!(「天子知愬能忍恥,故委以撫養。戰,非吾事也。」)

鷙鳥將擊,卑飛斂翼

李愬故意裝慫,也是情非得已。西路軍連吃敗仗,士氣低落,這時候如果急於表現搞「新官上任三把火」,只會燎了自己的腚。

新官李愬重點做了兩件事:

一是跟士兵們套近乎,增進感情。唐代的將軍們喜歡風雅,行軍打仗都帶著歌伎飲酒作樂。高適有首著名的《燕歌行》,其中就寫道:戰士軍前半死生,美人帳下猶歌舞。鑒於這個壞習慣嚴重影響士氣和幹群關係,李愬上任第二天就將軍中的歌舞團成員全部攆跑,他沒事就一頭扎到普通士卒堆里拉家常,士兵們有個傷風感冒頭疼腦熱,他甚至端茶倒水親手護理,讓官兵們感動得一蹋糊塗,恨不得為他赴湯蹈火。

二是優待俘虜,培養眼線。遇到淮西降卒或俘虜,他總是好吃好喝相待,去留自便,如果家裡有老小沒錢撫養或安葬,還贈錢送物給路費,並且對他們說:大家都是大唐百姓,別為暫時敵對而傷了親情。這些降卒感恩戴德,知無不言,不僅將淮西軍內部情形和盤托出,還紛紛表示願意為李愬效力,生死相隨。

裴度督師出征圖

鷙鳥將擊,卑飛斂翼;猛獸將搏,弭耳俯伏。李愬的低姿態,看似庸碌無為混日子,卻在不知不覺中讓西路軍脫胎換骨:將士們一掃萎靡之色,士氣嗷嗷叫,整天嚷嚷著要上戰場以死報效。

更為重要的是,淮西軍的五臟六腑已經讓李愬摸得清清楚楚。於是李愬整頓兵甲,先後攻下馬鞍山、嵖岈山、朗山,目的是小試牛刀,磨鍊一下部隊的攻堅能力——這一點將在突襲蔡州之戰中起到關鍵作用。

當時唐軍取得一連串勝利,本可以一鼓作氣拿下戰略要地吳房,但李愬卻鳴金收兵了。面對手下將領的不解,他淡淡地回答:留下這個據點,可以讓敵人的防守力量更加分散。

李愬隱忍了一年,他的目標根本不是這些臭魚爛蝦,他在下一盤大棋。敵人需要防守的地方越多,那個最終目標蔡州城的力量就越薄弱。

軍有所不擊,城有所不攻,將門之後的李愬當然明白這個道理。你看街邊下象棋的,凡是見子就吃,把棋盤拍得啪啪山響的,往往都是最後的輸家。一個好的弈者,永遠緊盯著最要命的棋子,而不會被次要目標所干擾。

此時,裴度坐鎮的北路軍也加大了攻擊力度,吳元濟不得不抽調更多的精兵去應付,蔡州城更加空虛。

現在萬事俱備,只欠一個善於突襲的猛人!

計降李祐,推誠相待

李愬苦苦等待的這個「心上人」,說起來有點不可思議,竟然是吳元濟手下的大將李祐。

原因是,李愬謀劃的「黑虎掏心」戰術,靠現在手下這幫愣頭青,勝算實在不大。奇襲不僅要有勇氣,更需要熟悉敵情地形,心細如髮,還能隨機應變。

在此之前,李愬收降了淮西名將吳秀琳,感念於李愬的人格魅力,吳秀琳向他推薦說:只要得到李祐,消滅淮西易如反掌。但你先要得到他這個人,然後得到他的心才行。

李愬於是天天派人打探李祐動靜,終於等到一個合適機會,使詐將李祐生擒。由於李祐多次狂扁唐軍,將士們一見他就氣不打一處來,苦苦請求要殺死他。李愬堅決阻止,並以客禮敬他。

過了幾天,李愬還特地把其他人支開,單獨將李祐及另一名降將李忠義叫到一處,三個人一直嘀咕到深夜。唐軍將領都覺得這兩個降將靠不住,勸李愬不要親近他們,免遭不測。李愬非但不聽,反而對他們更親熱,還精選了三千敢死隊日夜訓練。

眾將士摸不著頭腦,甚至懷疑李愬意圖勾結叛軍,欲為不軌。正趕上連續陰雨,從五月一直下到七月,大家都議論說這是因為不殺李祐惹的天災,聚在一起非要李愬給個說法。

唐憲宗景陵神道石像

李愬自知無法保全李祐,又不能將奇襲計劃泄露,抱著李祐哭道:難道老天不想平賊嗎?為何那麼多人都容不下你?

無奈之下,李愬將李祐裝入囚車送往朝廷,並密奏皇帝事情的原委。憲宗見表後立即下詔,將李祐原路送還。有了聖旨撐腰,李愬當即命令李祐可以佩刀出入他的帳房,並掌管最精銳的三千人馬。李祐感動得捧著聖旨痛哭流涕,眾將到這時才不敢再說什麼。

長途奔襲,迅如雷霆

李愬見時機成熟,派人面見裴度告知襲擊蔡州的計劃,並約定了會師的日期。

元和十二年(公元817年)十月初十夜,李愬下令全軍開拔。李祐、李忠義兩名降將率三千敢死隊為前鋒率先出發。直到這時,李愬仍未告訴眾將去處,只說:向東走。

一直走出六十里,襲破張柴鎮,將當地駐守的淮西守軍全部消滅。當眾將以為任務完成,就要打道回府時,卻接到命令整頓甲冑,刀出鞘弓上弦,繼續進發。

此時北風呼嘯,雨雪交加,士卒凍死者十之一二。而張柴以東地界,官軍已經有三十多年沒踏足過了。出發前副將請示目標,李愬大喝一聲:入蔡州取吳元濟!

眾將聞聽此言,頓時嚇得面如死灰。監軍的太監哭著說:果然中了李祐那小子的奸計,咱們要死無葬身之地了!

餘下的細節,中學課本上都講過了,無非是如何掩蓋行軍聲,如何翻越外城,如何神不知鬼不覺地堵到吳元濟家門口。這些已經不是重點,一年來,李愬心裡早已經將這些步驟排練了無數遍,剩下要做的,只不過是程序而已。

武侯祠內裴度撰文「三絕碑」

需要再補一筆的是,李愬並沒有因立下大功而得意忘形,他考慮得更加長遠。攻下蔡州後,他堅持「不戮一人」,並將軍隊屯紮在踢球的鞠場中等候裴度到來,以防軍人擾民。

當年,他的父親李晟收復長安時,軍紀整肅,集市上老百姓照常交易,許多百姓一覺醒來才發現官軍已經進了城。朝臣們誇讚說即使三代(夏商周,講究仁義)用兵,也未必過此。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,李愬深知「王者之師」與軍閥流寇的區別。

當李愬身著軍服以標準禮儀參拜裴度時,裴度趕緊避開以示謙讓。李愬誠懇地說:淮西這個地方不講上下尊卑規矩已經很久了,我們應當給他們做個表率。

最終,裴度以宰相身份和禮節接受了李愬的拜見,為蔡州滿城人和周圍的將士們上了一堂禮儀課。在亂世之中弘揚禮儀,李愬之才,不只為將,也足堪為相。



原文網址:https://kknews.cc/zh-tw/history/2nzemy.html

創作者介紹

喜美HKS百科

喜美婚攝 H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