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9331a_s  

 

莊子與惠子游於濠梁之上。莊子曰:「鯈魚出游從容,是魚之樂也。」
惠子曰︰「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」
莊子曰:「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魚之樂?」
惠子曰「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;子固非魚也,子之不知魚之樂,全矣!」
莊子曰:「請循其本。子曰『汝安知魚樂』云者,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。我知之濠上也。」


莊子和惠子在濠水橋上遊玩。莊子說:「鯈魚從容自得地游來游去,這就是魚的快樂呀。」

惠子說:「你不是魚,怎麼知道魚的快樂?」

莊子說:「你不是我,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魚的快樂?」

惠子說:「我不是你,固然不知道你;但是你也不是魚,你不知道魚的快樂是完全可以確定的。」

莊子說:「我們回到問題的原點。一開始你說『你怎麼知道魚的快樂』這句話,實際上是你已經知道我知道魚快樂才問我的呀,現在我回答你,我是在濠水旁邊上才知道它的。」

, , , ,

達達藝術DaDa 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